看到白洛因焦急地翻找着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北京赛车8码登录 发布时间: 2018-09-10 18:22
 
  白洛因仔细观察着顾海的反应,心里有些紧张。
 
  下一刻,顾海突然一乐。
 
  “送我的?”
 
  白洛因猛地顿住,头皮发麻。
 
  顾海用手拧了白洛因的脸颊一下,戏谑道:“这是奖励我每天把你伺候得那么舒服么?”
 
  顾海不认识这条项链!他竟然不认识?!他不是对顾夫人的所有遗物都熟记在心么?白洛因不可置信地看着顾海,看着他眉眼间的轻松和愉悦,心里阵阵发凉。
 
  “不是送你的,是我刚才在路上捡的。”
 
  白洛因说着又拿了回来。
 
  “哪那么好捡啊?你再给我捡一个。”顾海打趣道,“你就承认了吧,想送我礼物还不好意思。”
 
  白洛因死死攥着那串项链不撒手,又快走几步,离开商场门口那片明亮区,闷头步入黑暗,他怕顾海看出项链的材质。
 
  第二天,白洛因去了部队。
 
  “你找谁?”门卫处的士兵一张冷-峻的面孔。
 
  “找顾威霆。”
 
  士兵一副惊讶的表情,“找顾首长?你……你是谁?”
 
  为了让自己成功进去,白洛因只好硬着头皮说:“我是他儿子。”
 
  “他儿子?”士兵嗤笑一声,“他儿子长什么样儿我还不知道么?胆儿够肥的,还敢冒充顾首长的儿子?”
 
  白洛因表情镇定,“我说是就是。”
 
  “嘿!小子你够能耐的!冒充首长家属,还敢跟我犯横,不想活了吧?”说着把枪口抵在白洛因的胸口,一脸威慑的表情。
 
  门卫处里面还坐着一个士兵,这会儿正闷头吃饭,听到外面的动静,抬起头瞅了一眼,嚼东西的动作停了停,赶紧把脑袋伸出窗外。
 
  “嘿,我说,小冬子,把人放进去吧。”
 
  被唤作小冬子的士兵把枪放下来,朝窗口的士兵问:“他谁啊?”
 
  “首长的儿子啊!”
 
  “首长的儿子不是顾海么?”
 
  “咳咳……他是首长的二儿子。”
 
  这位士兵故意把“二”字咬得很重,还朝小冬子挤眉弄眼的,小冬子一脸会意的笑容,脚往旁边一撤,做了一个请的姿势。白洛因刻意回避了他笑容里的嘲讽,既然打算独自前来,就已经做好了吃白眼的准备。
 
  经过重重困难和阻挠,白洛因终于见到了顾威霆。
 
  这会儿天已经黑了,顾威霆打算让白洛因和自己一同去吃晚饭。
 
  白洛因拒绝了,从包里拿出那条项链,放到顾威霆面前。
 
  顾威霆看了看那条项链,有些不明所以。
 
  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 
  白洛因反问,“您不觉得很眼熟么?”
 
  既然是顾夫人的首饰,她必然戴过,亦或是拿出来过,即便这两样都没有,在她去世后,家人替她整理遗物的时候,也应该见过这条项链,不可能一点儿印象都没有。
 
  然而,顾威霆的反应再一次震惊了白洛因。
 
  “我没见过。”
 
  顾威霆很明确地告诉白洛因。
 
  第一卷:悸动青春 152事情有了眉目。
 
  孙警卫再次看到白洛因,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最近很闲嘛。”
 
  白洛因迫不及待把包里的项链拿给孙警卫看。
 
  孙警卫愣了愣,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 
  和顾威霆一模一样的反应,可见顾夫人的这条项链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。
 
  “这是我在顾海母亲的房间里发现的一条项链。”
 
  孙警卫坐下来,面色平和地看着白洛因,“你想说什么?”
 
  “我觉得顾海母亲的死和这条项链有关系,我问过顾海、也问过顾首长,他们都对这条项链没有任何印象。”
 
  孙警卫淡淡一笑,“这又能说明什么?夫人的首饰那么多,首长和小海怎么可能一一都记得。何况夫人走了那么久,就算他们对夫人的东西有印象,也变得模糊了。”
 
  白洛因眼神很坚定,“我看了顾海母亲的所有首饰,只有这条项链和其余的首饰风格迥异。而且她的首饰都保存在专门的柜子里,只有这条项链扔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。”
 
  孙警卫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表情,“像顾夫人这种身份,有人送她东西再正常不过了,说不定是她不喜欢,随手就扔掉了。”
 
  “不是。”白洛因很笃信自己的猜测,“她不会随随便便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扔掉的,她一定是收到这条项链不久,就有了突发情况,一直到去世都没来得及收起来。”
 
  “洛因。”孙警卫站起身,拍了拍白洛因的肩膀,“我知道你一心想帮助小海,但是这件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。当初顾首长为了查出真相,不知道花费了多大的力气,结果还是一无所获。既然对方能把事情做得这么隐蔽,就一定有他不可抗衡的能力,我们再追究下去,说不定会牵扯出更大的麻烦。”
 
  “他有多大的能力我不管,我只想查到一个真相,我不能让顾海连自己的亲生母亲是怎么去世的都不知道。”
 
  看着白洛因固执的眸子,孙警卫脸上流露出几分无奈。
 
  “那你现在查到了什么?”
 
  白洛因拿起手中的项链,“这就是个线索,顾海母亲的屋子里出现一条莫名其妙的项链,而且一反常态地没有保存起来,光是这两点就值得怀疑。”
 
  “你也说了,仅仅是怀疑,当初我们怀疑的东西比你多得多,可追究下去,什么答案也没有。我知道你很聪明,也很优秀,但是这些东西真的不是你该想的。”
 
  “难道您不觉得这条项链是个暗示么?”白洛因的情绪变得有些焦急,“顾海母亲是收到这条项链之后才出事的,这条项链是谁送给她′的?他的目的是什么?……”
 
  “好了。”孙警卫再一次打断了白洛因,“孩子,回去吧,已经不早了。”
 
  “可是……”
 
  白洛因还想再说,孙警卫的手机响起来了,只好暂时闭上嘴。孙警卫一边接电话一边朝外走,白洛因跟了出去,过程中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,暗示自己不要着急。
 
  孙警卫撂下手机,抱歉地朝白洛因笑笑。
 
  “首长找我,我得马上过去。”
 
  白洛因还想开口,但是看孙警卫的脸色,已经没法继续下去了。
 
  回去的路上,白洛因的心情很阴郁,他以为孙警卫会因为自己的这点发现而喜出望外,结果却截然相反。尽管孙警卫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,但是白洛因能看出他眼神中的鄙夷,是的,这么大的一个谜案,又过去了那么久,谁会相信他一个学生能解开谜团呢?
 
  可是白洛因隐隐间又觉得,其实事情没有那么复杂,是他们刻意把事情复杂化了。
 
  也许,真相就在头顶上方,只要稍稍一伸手就够到了。
 
  虽然倍受打击,可白洛因不停地鼓励着自己,别人越是觉得没可能的事情,他越是要做到!他就是这样一个人,愈挫愈勇,倔强顽固,如果这么轻易就放弃了,他就不是白洛因了。
 
  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
 
  姜圆愕然地看着站在门口气喘吁吁的白洛因。
 
  白洛因二话不说,直接冲上二楼,直奔顾夫人的房间。
 
  姜圆吓得跟了上去,看到白洛因焦急地翻找着什么,没一会儿的工夫,干净整洁的房间就被他弄得乱七八糟。柜子里码放好的东西全被折腾出来,没轻没重地撇在一旁,看得姜圆心惊胆战的。
 
  “我的宝贝儿啊,你可别乱来啊,你要是把她的东西弄坏了弄乱了,顾海会和我玩命的,老顾也会给我脸色看的。”
 
  白洛因恍若未闻,一个劲地在抽屉里翻找着。
 
  “儿子,你到底在找什么啊?你说出来,妈妈帮你找。”
 
  白洛因依旧我行我素,他把柜子里和抽屉里所有的首饰盒都打开了,里面全都存放着首饰,没有一个空盒子。白洛因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如果夫人的项链随便丢在了一个地方,那盛项链的锦盒肯定也不会规矩地码在柜子里。他的目光上移,很快发现了梳妆台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盒子,拿过来一看,是空的,再把项链往里面一放,正合适!
 
  眼神里难以掩饰的激动。
 
  “这个首饰盒一开始就是空的么?”白洛因扭头朝姜圆问。
 
  姜圆一脸发愁的表情,“我还要说多少遍你才会相信?她的东西我从来没有动过,以前是什么样,现在还是什么样。”
 
  白洛因走出顾夫人的房间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再一次打开了首饰盒。
 
  和别的首饰盒没什么不同,只是没有商标罢了,不对,是有商标的,只不过标在了盒子里面的绒布上。白洛因仔细看了看绒布上面的英文标识,danger,危险……白洛因的脑袋轰的一下炸开了。
 
  他冲到顾夫人的房间,将正在收拾东西的姜圆拽了出来。
 
  “我有事求你。”
 
  这是姜圆第一次在白洛因的脸上看到他对自己的需要。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