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海面怀感激地朝顾夫人的照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北京赛车8码登录 发布时间: 2018-09-10 18:26
 
  甄大成把白洛因的身份证和学生证还给他,淡淡说道:“我看到这些,就知道你来找我是什么目的。只不过我没想到来的人是你,我以为第一个来找我的人会是顾海。”
 
  白洛因激动得手指都在发抖,既然甄大成都这么说了,证明他肯定是这个事件的知情者。如此一来,他做出的那些猜测也就顺理成章地连起来了,顾夫人先是收到了暗示,然后迫不得己来求自己的哥哥,想让他提供军事情报,结果甄大成搜集到的情报也是假的,这样一来,顾夫人就阴差阳错地上了那辆出事的车……
 
  白洛因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甄大成,希望甄大成可以提供顾夫人找他查问情报的证据,并保证这些证据一定不会流落到他人的手里。
 
  甄大成静静地听完,并没有如白洛因所料,露出惊讶或是为难的神色。
 
  他很平静,平静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。
 
  白洛因紧张地等着答复。
 
  过了很久,甄大成才开口说道:“如果我说,她是自杀的,你相信么?”
 
  白洛因身形剧震。
 
  “如果我说,她一开始就知道这条线路是假的,而我也知道这条线路是假的,你会作何感想?”
 
  白洛因冒出的冷汗在这一刻骤然干涸。
 
  “我是家里的老大,她是最小的那一个,是我的老妹子,我最喜欢的一个妹子。但是从她嫁给顾威霆的那一天起,我就和她断绝了一切往来,因为我猜到会有那么一天,她会为了这个男人牺牲掉什么。我故意冷却我和她的这段感情,就是怕伤害来的那一天我会扛不住,结果,还是来了,而且是我亲手把她送上死路的。”
 
  白洛因什么都明白了。
 
  “我到现在还记得,那天她找到我,跪在我的面前,求我告诉她顾威霆的整个计划。我很明确地告诉她,顾威霆就在一辆出租车上,她只要静静地在家等着就行了。她说不可以,如果她不上那辆车,如果她坐以待毙,对方一定会继续追查顾威霆的下落,一旦查到他在一辆毫无防备的出租车上,他必死无疑。”
 
  说到这里,甄大成的眼睛里浮现几丝痛苦。
 
  “我说这仅仅是一种可能,还有另一种可能,他没被搜查到。她告诉我,她上了那辆车,也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她死了,另一种是她没死。既然都要冒风险,那这个风险就由她来承担好了。”
 
  这一刻,白洛因突然间明白,顾海铮铮铁骨下掩藏的那颗柔软的心是源自谁的恩赐了。
 
  “那个时候,我对自己的这个身份深恶痛绝,我经常会想,我为什么要承担这样一个职务?如果对方不知道她的哥哥掌控着秘密情报,又怎么会去威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?如果我手里没有这些东西,纵然她把枪指着自己的脑袋,我也没本事把她送上死路啊。”
 
  甄大成懊悔自责的表情和之前折腾白洛因的漠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 
  白洛因想,他应该是一个把伤痛掩藏得极深的男人。
 
  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放你进来,又和你说这些么?”
 
  白洛因试探性地回答,“因为我的坚持感动了您?”
 
  虽然他心里是这么想的,可说出来还是有点儿没底气。
 
  甄大成笑了笑,“因为我的狗没有咬你。”
 
  白洛因,“……”
 
  “如果你没有把它驯服,你就是在这等到死,我也不会看你一眼的。”
 
  白洛因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。
 
  “这条狗我养了十多年了,在我的印象里,它只老实了两次。第一次是我妹妹来这里求我,第二次就是你来这里求我。我始终觉得,狗比人更可靠。”
 
  第一卷:悸动青春 155心里走出困境。
 
  和白洛因失去联络之后,顾海第一时间打了白汉旗的电话,结果才知道白洛因这两天都没有回家。他用各种方式寻找白洛因,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,再联系起白洛因之前的种种不正常,心里开始被强烈的不安笼罩。
 
  顾海在街上徘徊了整整一夜,急得眼冒金星,这个王八糕子去哪了?为什么总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失踪?为什么每次做事之前都不想想后果,都不考虑身边人对他的担心?
 
  拳头重重地砸在方向盘上,顾海心里又气又急,刚要启动车子继续找,突然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。
 
  “顾海。”
 
  听到白洛因的声音,顾海有种想砸了手机的冲动,却又如同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握着,对着手机那头怒吼道:“你丫这两天去哪了?”
 
  “你现在在哪?”
 
  顾海平缓了一下呼吸,眼睛朝四周瞄了一眼,报上地址后就把手机扔到了副驾驶座位上,脑袋后仰,长出了一口气,幸好没出什么事。
 
 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顾海下了车,站在车门外等着白洛因。
 
  五分钟过后,一辆出租车在不远处停下来,白洛因的身影从车里冒出,顾海刚压下去的火猛地窜了上来,大步朝白洛因走过去。
 
  白洛因从甄大成那里出来,顾不得洗把脸、吃个饭,就兴冲冲地来找顾海了。刚把钱付好,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大力拖拽住,身体不受控地朝后面倒去。
 
  顾海攥住白洛因的后衣领,凶狠地将他拖到自己的车旁,重重地砸在车门上,急哧白脸一通吼,“你他妈这几天跑到哪去了?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一宿?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着急?”
 
  白洛因顾不得被摔的疼痛,两只手紧紧攥着顾海的胳膊,兴奋的目光灼烧着顾海的脸颊,声音里透着难以抑制的激动,“顾海,你知道么?我查到你妈当年去世的原因了,她不是你爸设计害死的,你误会你爸了……”
 
  顾海的脸丝毫没因为这句话而显露出任何的惊讶或是感动,反而更加阴沉,他强势打断白洛因的话,怒斥道:“我只是在问你,你这两天去哪了?”
 
  白洛因悸动的眸子渐渐冷却,泛白的唇角微微扯动了一下,艰难地从口中吐出几个字,“去了甄大成家,也就是……你舅舅那。”
 
  顾海突然暴怒,两只手发狠地攥住白洛因的肩膀,大声咆哮着,“谁让你去找他的?谁让你去的?”
 
  白洛因的手攥着几张单薄的纸,在顾海剧烈的晃动下散落一地。他的目光变得呆滞、木讷,好像被冻了两宿的后遗症这会儿才显现出来。僵硬的手指按住顾海的胳膊,一寸一寸地从自己的身上剥离。
 
  然后,转身离开。
 
  顾海没去追,狂暴地发泄过后就是极度的空虚和落寞,大脑空白一片,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他将目光挪移到地上的文件上,一张一张地重拾起来,看都不敢去看,真想直接撕了,却又没这个勇气。最后用脚狠踹了一下车门,歇斯底里,钢板被骨头撞出一个绝望而痛苦的凹陷。
 
  白洛因行若游魂地走在街上,完全凭借本能在辨认着方向,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般,脖子勉强支撑着脑袋,嗡的一声,又是嗡的一声,白洛因用手扶住广告牌,静静地缓了一阵。
 
  旁边就是一家饭馆,白洛因已经五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,以致于当一碗面端到他的面前时,他连味道都尝不出来了。硬强着塞了几口,白洛因就冲了出去,在外面的垃圾桶旁吐得天昏地暗。
 
  真难受啊!
 
  眼泪都吐出来了。
 
  跌跌撞撞地走回家,直奔卧室,一头扎在床上,好冷。白洛因把湿衣服脱了,盖了两床被子,还是冷,浑身哆嗦得近乎抽搐,挣扎了一会儿便昏睡了过去。
 
  顾海在家里闷了一天,睡了醒,醒了睡,没去学校,也没和白洛因联系。最后睡得再也睡不着了,拿起枕边的那几页资料,一张一张,一个字一个字地往脑子里吞咽。
 
  看完之后,顾海静静地坐了一会儿,眼睛看着窗外,里面是干涸的,流不出一滴眼泪。
 
  姜圆打开门,看到顾海阴郁的面孔,心里咯噔一下,惶恐担忧了好几天,终于把这位主儿给“盼”来了。
 
  顾海看都没看姜圆一眼,绕过她直奔二楼。
 
  姜圆站在顾夫人房间门口,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,如果顾海发现了什么异常,怪罪下来的话,她就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。
 
  三年之中,顾海在这个屋子里待了无数次,进来的脚步是沉重的,出去的脚步是悲凉的。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,平淡、敬畏、默哀……他终于承认并接受了一个现实,他的母亲已经不在了。
 
  “妈,为什么您舍得为他死,却不舍得为我活呢?”
 
  顾海默默注视着顾夫人的照片,一点点地擦拭掉相框上的细小尘埃。
 
  “能让您心甘情愿付出生命的男人一定是个好父亲,对吧?”
 
  顾海的脑子里浮现自小到大,他与顾威霆相处的点点滴滴,这段被他尘封和掩埋了三年多的感情,微妙地在心底复苏。从最初的敬畏、尊重到后来的憎恶、仇恨……一根虚拟的导火线,引爆了三年的误解和伤害。
 
  他突然会意了顾威霆的很多眼神,沉痛的、深切的、无可奈何的……还有被他刻意抹杀掉的某个片段:顾威霆结婚的前一晚,在这里整整坐了一夜,清晨时分,他站起身,对着前妻的照片,重重地敬了一个军礼。
 
  “妈,我别无所求,如果您爱我,请保佑我和因子一直走到最后。”
 
  顾海面怀感激地朝顾夫人的照片鞠了一躬,最后狠狠看上一眼,挺直脊背,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出了这个房间。
 
  姜圆已经在外面转了无数个圈,看到顾海出来,表情淡然,心里顿时松了口气,看来他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
 
  “以后不用每天去我妈的房间里打扫了,她生前用过的那些东西,值钱的都留下,不值钱的就烧了吧。”
 
  姜圆面露惊诧之色,他不知道顾海这段话暗含着什么意思,她还在等着暴风雨的来临,顾海就已经步履轻松地抽离了她的视线,外面的天空一片晴朗。
 
  尽管已经快放学了,顾海还是回了学校,昨天没给白洛因好脸色,完全是气他不吱一声就消失,害得自个一通着急。现在气已经全消了,心里只剩下感动,他要当面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。要让白洛因知道,他为自己付出的这一切,值得顾海去感恩一生。
 
  然而,白洛因的座位上空空如也。
 
  顾海脸色骤变,当即打了白汉旗的电话。
 
  “在医院。”
 
  听到这三个字,顾海的脑袋像是爆炸了一样,火急火燎地冲出教学楼,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。
 
  路上,顾海的脑子里不停地翻滚着一个画面,白洛因激动得拽着自己的胳膊宣告着他这两天的成果,他从未这样失态过,从未这样狼狈过……在那一刻,他一定是想让自己给他一个拥抱,说一声辛苦了,哪怕只是一个肯定的眼神,都不会让他不堪忍受地转身离开,只留下一个失望落寞的背影。
 
  到了医院,顾海急匆匆地走到白洛因的病房,只有邹婶一个人待在那。
 
  “大海,你怎么来了?”
 
  “因子呢?”
 
  邹婶指指病房里面,“他睡着了。”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