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海的手很快又伸过来救援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北京赛车8码网址 发布时间: 2018-09-10 18:27
 
  顾海脸色一变,转身进了白洛因的屋。
 
  白洛因眯着眼睛靠在床头,相比中午那会儿,脸色好点儿有限。
 
  顾海摸了摸白洛因的额头,温度是降下来了,可手脚冰凉。
 
  白洛因感觉到有人触碰,瞬间把眼睛睁开了。
 
  “你来干什么?”
 
  顾海没说话,把手伸到白洛因的被子里,包起他的两只脚捂在手心。
 
  白洛因把脚抽出来,说了一句足以伤透顾海的话。
 
  “我不要你了。”
 
  顾海又把白洛因的脚拽了回来,回了一句足以气死白洛因的话。
 
  “我也不要你了。”
 
  白洛因凌厉的视线瞬间朝顾海飚了过去,被顾海握着的脚赫然抬起,猛地在顾海的胸口来了两下,虽然体虚但是力道不轻。
 
  “那你还在这待着干什么?滚你们家去!滚蛋,立马滚!有多远滚多远!”
 
  顾海非但没滚,还爬到了床上,一把将白洛因箍在怀里,凶悍的眸子与他对视。
 
  “你就知道和我犯横么?你有本事和我犯横,怎么没本事跟我诉诉委屈?你有本事和我犯横,怎么没本事跟我撒个娇?你有本事和我犯横,怎么没本事跟我服个软?……你瞅你这副傻德行!全天下找不到第二个比你傻的了!你以为我想要你么?要是有第二个选择,我早就不要你了!我一个大老爷们儿,待在你旁边就是个摆设,一点儿用都没有。除了撒撒气、抽抽疯,爽一爽,我他妈就是个废物!”
 
  白洛因连嘴都不想张开了,杵在那一动不动,这口气得亏上来了,不然就活活气死了。
 
  顾海的拳头砸得墙皮都掉了一大块。
 
  “你为什么要去找他?你是我的宝贝疙瘩,凭什么要让他们那么欺负?凭什么?”
 
  这一次,白洛因噤声了。
 
  屋子里安静了好一会儿。
 
  白洛因往旁边瞅了一眼,刚才的咆哮帝这会儿已经蔫了,眼角泛着泪花。
 
  白洛因不知道哪来的一股气,猛地朝顾海的后脑勺给了一下,顾海一直隐忍着的那一滴眼泪就这么甩了出来。
 
  “你丫还有脸骂我呢?你瞧瞧你自个,娘们儿唧唧的,动不动就哭。你扪心自问,是我把你当成摆设了还是你把我当成摆设了?不是你没用,是你把我想的太没用了,你才觉得自个没用!”说完这些话,白洛因出了一身的燥汗。
 
  “你爷们儿!谁有你爷们儿啊!你爷们儿你怎么发烧了?你爷们儿你怎么在被窝里躺着?我顾海就是脱光了在外面站一礼拜,我也不会感冒!”
 
  “有本事你现在就脱,你要不脱你就不是个爷们儿!”
 
  “白洛因,这可是你让我脱的。”
 
  “是我让你脱的,怎么着吧?”
 
  顾海真脱了,刚脱两件衣服,白汉旗就进来了。
 
  “哟,大海今晚上是要住这了?”
 
  顾海尴尬地笑了笑,扯过一个被角搭在身上,“是有这个打算。”
 
  白洛因胃疼地看着白汉旗,无力地指着门口。
 
  “爸,您把他轰出去。”
 
  白汉旗为难了一下,“大海衣服都脱了,再轰走不合适吧?”
 
  “爸~~~”白洛因苦苦哀求。
 
  白汉旗咽了口吐沫,又掏了掏耳朵,自言自语地嘟哝着,“今天夜里多少度来着?怎么刚听完天气预报就忘了……”
 
  掀开门帘走了出去。
 
  第一卷:悸动青春 157萌哥哥萌弟弟。
 
  白汉旗走后,顾海钻到了白洛因的被窝里,继续用手给他捂脚,白洛因起初还挣巴了一下,后来觉得脚心暖和起来,整个人都舒服了,也就没再和顾海过不去。
 
  “吃点儿东西吧,通天说你吃的东西都吐了。”顾海起身要往外走。
 
  白洛因拽住了他,“甭去拿了,我不饿,我现在还有点儿恶心呢。”
 
  “那就喝点儿粥。”
 
  “不想喝。”
 
  顾海无奈地看了白洛因一眼,还是走了出去。
 
  孟通天就站在外面耍棍子,看到顾海出来,小脸乐成了一朵花,抱住顾海的大说:“顾海哥哥,你今晚上不走了?”
 
  “不走了。”顾海也乐呵呵地瞧着他。
 
  孟通天歪着小脑袋,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,“你要睡在我的屋么?”
 
  顾海起初一愣,后来才想起来,白洛因的那间屋子已经归孟通天了。
 
  “是啊,就睡在那个屋。”
 
  “那咱仨就可以睡在一起啦!”孟通天激动地在顾海周围绕圈跑。
 
  “呃……”顾海拽住了孟通天,好脾气地对他说:“通天,今儿你和你妈睡在一起吧。那张床太窄了,我怕装不下咱们仨人。”
 
  “没事,我只要这么窄的一小块地方就够了。”孟通天还比划了一下。
 
  顾海轻咳了两声,一脸为难的表情看着孟通天,“你白哥哥生病了,需要好好休息,仨人睡在一起肯定休息不好。”
 
  “谁说的?”孟通天目露精光,“白哥哥发烧了,我妈说了,发烧就得多出汗,只有挤在一起睡才能出汗。”
 
  顾海扶额,又往里屋瞅了瞅,拍着孟通天的小脑瓜说:“我先去厨房弄点儿东西吃,这事儿回头再商量。”
 
  孟通天美滋滋地点点头,“好的好的。”然后就跑开了。
 
  商量?顾海冷哼一声,回屋我就把门锁上!
 
  熬了一碗粥端了过去,结果不掀门帘不要紧,一掀开差点儿把手里的粥碗扔到地上,孟通天就躺在他之前待的那地儿,搂着白洛因的一条胳膊,呼呼睡得正香。顾海忍不住磨牙,你丫的动作倒是快!
 
  顾海先把粥碗放下,二话不说抱起孟通天就往外走,期间孟通天还撒夜症了,小腿蹬了一下,扁扁嘴一副不情愿的模样。正巧邹婶过来找孟通天,看见顾海抱着他,忍不住一乐,“这孩子就喜欢往你身边凑,天天盼着你来。”
 
  顾海小心翼翼地把孟通天递到了邹婶的手里,心里松了口气,回屋一瞧,白洛因自己端起粥碗正要喝。
 
  “我来吧。”顾海抢了过去。
 
  白洛因也没拒绝,就那么顺着他。
 
  顾海舀起一勺粥,放到嘴边吹了吹,又用舌尖试了一下,感觉温度差不多了,才往白洛因嘴边送。
 
  白洛因乖乖地张嘴吃了。
 
  想到白洛因整整饿了两天,顾海这叫一个心疼啊,忍不住又开始念叨了,“你说你也挺精的一个人啊!当时怎么就不会变通变通呢?你没带手机啊?他们不让你出去,你就不能找个人在外面给你扔些面包、火腿肠的进去啊?”
 
  “要那样的话,估摸着你现在都瞅不见我。”
 
  顾海叹了口气,现在说这些都晚了,饿都饿完了,说什么都补不回来了。
 
  “等一下。”白洛因突然用手拦住了顾海递过来的勺子。
 
  顾海面色一紧,忙问道:“怎么了?”
 
  白洛因用手捂着胃部,一副难受的表情,嘴唇一张一合的,看样子又想吐。他犹豫了一会儿,决定下地,要吐也得去外边吐。
 
  “别出去了,吐我手上吧。”顾海伸出手。
 
  白洛因瞅了他一眼,“你恶不恶心啊?”
 
  “我不嫌你脏。”顾海很认真地看着白洛因。
 
  白洛因瞅着顾海那个宽大光滑的手掌心,和上面清晰的掌纹,哪舍得真往上面吐啊!于是身体后仰,脖子上扬,痛苦地忍受着,心里祈祷着那些粥能老老实实在胃里待着,别再往上涌了。
 
  正暗自运着气,突然感觉胃上有一股力道正在缓慢地向下按摩推送着,白洛因低垂着目光,再一次看到了顾海的手。
 
  “舒服点儿了么?”顾海问。
 
  白洛因诚实地点点头。
 
  看到白洛因的目光跟着自己手的动作一上一下的,睫毛簌簌地煽动着,虽然不长但是很密很黑,耳朵边上还有一缕被压弯了的头发,静静地贴在那,就像它的主人此刻这样乖顺,让顾海越看越爱。
 
  “再喝几口?”顾海问。
 
  “成。”这次白洛因应得很痛快。
 
  顾海一边喂一边乐。
 
  白洛因纳闷了,“我吃粥你乐什么啊?”
 
  “看你吃粥好玩。”
 
  白洛因一脸黑线,吃个粥有什么好玩的?这人脑子进屁了?
 
  大概吃得有点儿猛,白洛因又觉得胃口有些难受,顾海的手很快又伸过来救援。就这么吃一会儿,顺一会儿,这一碗粥总算成功进了肚子。
 
  “还难受么?”顾海问。
 
  “有一点儿。”
 
  顾海很有耐心地揉着,从胸口一直到小腹,轻柔缓慢地下移,有时候用指腹,有时候用手心,胃口周围暖和许多,白洛因舒服得眯起眼睛,昏昏欲睡之际,突然感觉一阵酥痒,瞬间睁开了眼睛。
 
  结果发现顾海的手已经揉偏了,从胸口正中央挪到左边某个小小的凸起处了。
 
  “你丫摸哪呢?”白洛因恼了。
 
  顾海笑着捏了白洛因的脸颊一下,“我就碰一下而已,至于这么敏感么?”
 
  你哪是碰一下啊?你他妈跟这揉多长时间了?白洛因没好意思骂出口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